首页 投注技巧 新闻动态 图表走势 彩票结果 彩票走势 国际彩讯 指数对比 足彩胜负 新闻焦点 福彩公益
百家乐导航 > 福彩公益 > 「ag视讯维护时间」老百姓的中国梦:从乡村到深圳的办园梦

「ag视讯维护时间」老百姓的中国梦:从乡村到深圳的办园梦

2020-01-10 18:05:15 来源:百家乐导航 人气:387

「ag视讯维护时间」老百姓的中国梦:从乡村到深圳的办园梦

ag视讯维护时间,从乡村教师到一线城市拥有12家幼儿园的园长,张女士在深耕幼儿教育行业的几十年中,体味人情冷暖,因此也对社会拥有更多的人情味充满了期待。

她认为,自己对梦想的追逐,是一个不断变化、并随着自身实力增强而不断向上流动的过程。

从“想成为城里人”,到“不想过穷日子”,再到“反哺家乡的幼教事业”,张女士自身的奋斗与行动,是在回馈时代给予她的机遇,也是在守护社会的人情味。

在刚刚结束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年会经济峰会上,举行了一节名为“中国梦和美国梦:美好生活新期待”的分论坛。论坛上的六位发言人分享了各自对美好生活的理解与体会。

而早在2018年底,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设立了《老百姓的中国梦》课题。课题组深度访谈了100多个中国人和他们的家庭。

他们中有生于2、30年代的耋耄老人,也有21世纪后出生的新新人类;他们中有企业老总、公务员、医生、学者,也有农民、农民工、快递小哥、服务员和清洁工。

他们的命运历经中国发展道路上一个个重要节点。有时他们站在了浪潮之巅,更多时他们被浪花拍入水底却仍奋力向上游——没有什么能阻挡中国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张女士1967年生于湖南省江永县农村,她的丈夫张先生与她同县,1966年生,夫妇俩都是苗族。他们只有一个孩子,1993年出生,家庭结构稳定。

张女士是师范院校大专毕业,学的是幼教专业;她先生是中专毕业,学的是师范,两人在工作中认识,后来恋爱结婚。

张女士现在深圳拥有12家幼儿园,其中6家是自己独资创办的,6家是和朋友合伙开办。

1995年,张女士离开湖南农村老家闯深圳。她觉得比起丈夫,自己闯深圳并不算辛苦。张先生1991年就去了深圳。

(图片来自网络,下同)

张女士丈夫原来是一名农村小学校长,学校有大概60多个孩子。当时农村教育很不好干,校长要帮教育部门做很多事情,但是工资又经常拖着不发。张女士回忆说:“最久的时候,有将近两年没有发过工资,家里生活很困难。”

那时,张女士是一名镇政府办的幼儿园老师,收入也不稳定,镇政府经常说没有钱发工资。

张先生觉得这种工作太没意思了,于是决定辞职到深圳发展。

刚到深圳时,他的发展很不顺利,不知道要找什么工作。先是在一个超市里面打工,没有地方住,就住在超市里面。湖南人到深圳的特别多,湖南人又有很强的同乡意识,张先生很快就找到了同乡组织。

同乡听说张先生是校长,就介绍他到打工子弟学校教书。张先生教的好,又有学校管理经验,后来就成了打工子弟学校校长,每个月大概有800多块的收入。

张先生租了一个10平米的房子,生活相对稳定了,就让张女士过来。

张女士当时最纠结的是要不要把儿子带过来。他们的儿子当时才两岁,如果留给家里老人照顾,自己和丈夫是轻松了,但是孩子肯定要受苦。张女士自己是学幼教的,清楚孩子早期教育的重要性,最后还是决定将孩子带到深圳。

1995年,张女士全家搬到了深圳,挤住在10平米的小房子里面。

张女士应聘到一家民办幼儿园做老师,把儿子也带到了幼儿园。期间他们搬过两次家,一次是居住条件改善,换了个居住面积大一些的房子;另一次搬家是为了儿子上学,希望儿子去一个好一点的学校。

2003年初,张女士工作的那家幼儿园老板不想干了,要把幼儿园转让出去,转让费大概50万。张女士自己掏了20万,又借了30万元,接手了幼儿园。她自己做起了园长,当起了老板。

张女士认为,深圳市外来人口多,且人口职业构成复杂,既有高端技术人才,也有很多农民工。“我算是有点技术,但也算是从农村来深圳闯荡的。”

深圳市以前是个小渔村,1995年时有400多万人,到2017年常住人口已经突破1200万。当地的基础公共服务并没有为人口的剧增做好准备,全市公办幼儿园只有不到200所,而实际需求大概需要1200所。正因为如此,民办幼儿园有了巨大的市场。

深圳市政府对于教育和公共服务很重视,支持民办幼儿园发展,扶持民办幼儿园向普惠性幼儿园发展。从2015年开始,深圳市政府就加大了对学龄前儿童和民办幼儿园的补助。

一般的补助标准是:每个班补助6-8万,并允许民办幼儿园按照深圳市的学前教育机构收费标准收费。一个有12个班的幼儿园,政府一年的补助就是72-96万元,再加上每个孩子每月收800-2000元,一个幼儿园一年的收入就是400-500万元。扣除所有的成本,一年可以净赚150万元左右。

深圳市还给户籍人口家庭和贫困人口家庭发放学前教育儿童补助,大概是800-1200元/人·月。

张女士热爱幼教专业,也有经济头脑。从2010年开始,她扩张了幼儿园的生意,在教师培训、园所布置、人员培养、教学安排等方面都力求专业。每年大概招100个儿童,报名的3-400人。

张女士说她做幼儿园不是光为了赚钱,也是为了解决儿童学前教育的问题。所以她的幼儿园不是连锁的,而是根据地域实际需求来做。有建在中高档小区的中高档幼儿园,也有在城乡结合部的服务于农民工子女的幼儿园,还有在工业区服务于工人的幼儿园。

在城乡结合部服务于农民工子女的幼儿园收费就便宜一些,不超过800元。张女士说,“农民工的孩子挺可怜的,越是没有文化的人越忙碌辛苦,身心俱疲。尤其是心理状态易怒,也没有时间照顾孩子和孩子玩。如果我不去办个幼儿园,那些孩子就在泥坑边从早玩到晚,深圳市也发生多起儿童拐卖案件,就是这样的小孩子,很容易就丢了。”

在幼儿园管理与收益方面,张女士认为有两点特别重要:一点是人情味,一点是平衡。

“人情味就是对幼教老师的关爱和培养,激发他们对孩子的爱心,让他们不断学习成长。这样做,人才培养成本会有一点,但是工资就可以不用付那么高,比同类幼儿园工资低个1000-2000元,老师也都愿意留下来,因为他们觉得快乐、充实。

办幼儿园要盈利,不能全都听教育部门的,也不能完全按照规定来。要灵活一点、有点弹性,比如班额和师生比的问题,要比上限稍微高一点。在缴税方面也要有点办法节省,使用实习生等。这样成本还会有相当的节省,这就是要平衡。保证质量和安全的基础上,尽量盈利。”

张女士觉得在任何地方生存都有它的规则。“以前在湖南的时候,觉得生活在一个人情社会,办什么事情都要求人,发工资求人、换工作求人、交地租也求人。现在在深圳,虽然也有人情的成分,但是更感觉这是一个有人情味的社会。政府官员虽然是管理者,但也会为你想。对你利好的政策或者对这个城市利好的事情,他们会和你沟通,和你商量,会帮你促成。”

2018年,张女士和几个合伙人收购了一个企业,要把幼儿园开到北京。

张女士说,梦想这个词她没好好想过。一开始就是想成为城里人,后来不想过穷日子。因为太穷了,孩子的发展会受到严重影响。她就是对幼儿教育有兴趣,所以一直做这一行。

她背井离乡,在深圳和先生苦苦打拼赚到了一些钱,但这并没有给她很大的成就感。因为虽然有这么多幼儿园,但是压力也很大,一个家长关系没有处理好,可能自己就被起诉了。

带给张女士最大成就感的是她的儿子。她和张先生在孩子教育方面观念一致,赋予孩子自由选择权,尊重他独立自主发展。张女士的儿子就读的是深圳比较好的学校,成绩也是班级中上等。

在高中二年级的时候,儿子突然提出要出国读大学,要去美国。张女士和先生商量一下决定同意,儿子后来顺利进入了美国南加州大学学习传媒。2013年的时候,张女士曾经因为身体疲劳过度,大病一场。因为儿子在美国读书,她便去了美国治病、休养、陪读,身体也恢复了。

2016年,张女士的儿子又被哈佛大学教育学院录取,学习国际教育咨询专业。如今儿子在深圳也已经创业,建立了团队做教育质量研究。这个团队每年大概支出80-100万,目前由张女士支持。她认为这点钱不多,创业都需要前期投资,希望儿子做专业人士。

张女士的下一个计划是从深圳反哺她的家乡湖南农村。深圳市的学前教育发展得很快,很成熟,现在的政策也很稳定,保障了张女士的收入与生活。但是湖南农村的学前教育还处于停滞,甚至很多地方还没有幼儿园,而深圳和湖南的人口素质可能相差20年。

她举了一个例子,深圳一个教育局的处长可能是20多岁的名校硕士,而老家县城的一个局长则基本是50多岁的中专生,这样怎么创新发展呢?

张女士觉得自己有了经验、技术、一定的资金,应该回去建设家乡的学前教育。她正在为此做计划,但觉得计划实施的第一阻力可能来自当地政府。要在县里获得准许,可能要“剥掉一大层皮,那样就可能做不成了。”

她最后又重复了一次那句话:

“要有人情味的社会,而不是人情社会。”

博天堂网站

上一篇: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2019教育盛典活动圆满落幕
下一篇:看到这些数据日本还敢胡来吗?美国专业评估朝鲜核击后果,可怕!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krzysztofk.com 百家乐导航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